快捷搜索:

是笑着一抬右手然后对众人说道好各位与我想法

  要如何,其实还得让众人好好商讨一下才行。说到这儿,就不得不提陆逊在信中所说,到底是什么了。说起来马超当时特意给陆逊留在了长安,就是防止万一长安遭袭,陆逊应该是能保得住城池,再不济也能让自己家眷平安无事,这就是马超的信心。而如今江陵的
 
战事,陆逊也自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,本来他也对这个战场的情况,也没什么主意,不过最近的时
 
    间却是让他想到了一个想法,所以就给马超来信,说了一下。这个就不得不说马超当初交给陆逊的一个任务了,那就是陆逊是负责和当初在南蛮帮助孟获的乌戈国的兀突骨,而马超也交给了兀突骨个任务,或者说是强制性的,就是给凉州军也制作些藤甲,结果兀突
 
骨虽然是不怎么太情愿,可最后还答应了。可要是造像他们乌戈国士卒那样儿的藤甲太费事也费时
 
    所以兀突骨就给马超建议,还是用最快的速度,制造一批,这样儿行不行,虽然不可能和他们所穿的相比,但是肯定比一般般的铠甲强太多了,算是正宗的一半吧还要多点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一商议,觉得这个也行,不过最快,他们也得不短的时日,所以马超就不管了,直接交给了当初刚和自己在南蛮,而且还出了大力的陆逊。马超基本上算是把这个事儿忘了,就是陆逊也没怎么记起来,可前些时,乌戈国的人来了,而且还带着藤甲来长安
 
的。直到这个时候,陆逊才记起,当初确实是有个这事儿来着,不过如今自己主公可不在,这正好自己
 
    解决此事。毕竟自己主公可把这个事儿的处理权交给了自己,所以陆逊是有决断权,而最后他也处理好了,这个时候,他就亲笔书信一封,让人送到了江陵,于是就有了如今的事儿。
 
    而在长安,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藤甲,起初还不知道是什么,只有见过的人,和真正听说过的,前者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之处,就算是后者,也是略有耳闻,就是没亲眼见过而已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178329-->
 
 
第七七二章 马超书信送长安
 
    而今,他们没见过的,如今却是见到实物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对此,陆逊当然也看到了不少人的疑惑,当然有人是怀疑,所以他便命几十士卒穿上了藤甲,而让更多的,好几倍于这些的士卒,全力进攻他们,都是用真刀真枪,不过暂
 
时他也没让所有人下狠手,就是比平时一半强点儿。结果果然是不出陆逊所料,这藤甲还真是给防住了,并且远距离的箭矢,也都没有什么用。
 
    最后是用了全力,而且还不是攻击一次,那藤甲才出现破损的情况。这也是因为毕竟这不是正宗的,费了很久很久才制作出来,所以这么短时日内,制造出如此的藤甲来,其实陆逊觉得已经就算是很不错了。至少不管是陆逊也好,还是说在长安的其人留守的众将也
 
罢,他们可都是比较满意的。毕竟哪怕乌戈国的兀突骨确实如今算是服了己方凉州军,但是你要让
 
    人家把他们自己人费了很多年制作的藤甲给己方,显然这个是不现实的,所以如今他们能做出来这样儿,就算是不错了。人总得知足点儿,不能太过不知足,至少别人可都没有这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之后陆逊也把自己给自己主公写信的事儿和众人说了,哪怕陆逊算是先斩后奏,但是却没有人有什么意见。毕竟这个事儿本来就是自己主公交给他去做的,所以陆逊自然是有全权处理的大权,而如今哪怕是之后能对自己这些人说一下,其实就算是不错了,毕竟是
 
同僚。
 
    所以如今陆逊的信就送到了江陵,被马超和众人看过了。可随之问题也就来了,第一个说话的还是郭嘉,他自然是知道藤甲,所以忙对马超和众将说道:“主公。各位,这藤甲虽说能出奇效,但是却不得不防啊!这万一城头的汉军用火攻,我军的藤甲。就只能是付
 
之一炬了!”听到郭嘉的话后,所有人都是不住点头,不管是当初在南蛮见过这个的,还是之后听
 
    说的,可都知道。当初己方破藤甲兵,就是用火攻,最后让兀突骨无奈妥协投降了。可如今己方要用来对付江陵,如果说被徐庶发现,也用火攻的话,那么己方不等着败吗?所以如今这个事儿,绝对是兵行险招,可不是什么不用冒风险,还能破城的奇计。当然了,
 
这个确
 
   
 
    实是有其可取之处。这个没错。要不然陆逊也不可能见到藤甲之后,就直接写亲笔信给自己主公了,如今自己主公也不会拿出来和自己这些人研究这事儿。说起来,如果说霍峻他没有在最开始就用火攻的话,那么己方一定能打对方个措手不及,虽然不能破城,但是
 
肯定会让对方焦头烂额,这也是众人的想法。[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但万一要不是这样儿呢,己方就等着吃亏吧,毕竟徐
 
    庶也不是吃素的。这也悬啊。此时就听马超说道:“各位,奉孝之言,可谓是一点儿都不错。如今这藤甲,虽然是对我军有利。可如果要是被敌军给抓住机会,这有利的优势,便会变成了劣势,所以我们却不得不从长计议啊!”说到这儿,马超其实也挺无奈的,本
 
来这时候陆逊想出来个不错的办法。不过己方这却有顾虑啊,所以确实,这个时候的马超,已经有
 
    些犹豫不决了。因此,正好众人都在这儿,所以马超觉得让大家拿出个主意来,决断一下,这样儿更好。最后不管是什么情况,哪怕真被敌军所乘,也好算是有个交待,毕竟是所有人都同意的了,错了就错了,如今就算是输不起,可真输了,那也没有什么办法,不
 
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凉州军众人何尝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呢,可这个时候,就算是想按照陆逊想法那么做的人,也没敢就这么直接对自己主公说。毕竟这出头儿的椽子先烂啊,谁都不想做这个锄头鸟。郭嘉是先第一个说话了,可他显然也是模棱两可,说他同意,他也说了要是之
 
后容易被敌军所乘,说不同意吧,他还没把这事儿说死,显然他对于这个藤甲的事儿,顾虑不小啊。
 
    结果马超说完,下面又没动静了,不是他们不想说,实在是有顾虑,所以一时就没人说话。马超这么一看,心说都是一群老狐狸啊,这在军中这么多年,也算是变得越来越滑头了!可不是吗,如果说众人是刚加入凉州军,刚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时候,肯定还不至于
 
这样儿,但是看看如今,什么都别说了,这人在江湖啊,确实也是身不由己!对此,马超也不想多说,
 
    直接就点名,说道:“兴霸,你说两句,这之前伯言的建议,到底如何啊,可行性有多少?不必有什么顾虑,畅所欲言!”听自己主公直接点名叫自己说话了,甘宁也没有办法,虽说
 
   
 
    是有点儿不情愿,可他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,“主公,属下以为,此法可行!”听甘宁如此一说,马超眼眉微挑,说道:“兴霸为何如此想法?”甘宁随后便说道:“主公,如今的情况,虽然我军有着精锐中精锐攻城,可终究在人数上面,确实是不多。不过他们要
 
是穿上藤甲,这个显然对我军是大为有利!确实,这藤甲一样有弊端,可我军第一次以藤甲作战,想来
 
    对方未必就会发觉,而等他们想到用火攻的时候,我军已经是用过藤甲了,如此我军可占上风!本来这就是兵行险招。可做什么,属下认为都是有风险的。我军可以在对方要行动之前做出应对就是了,这便是属下的想法!”听到甘宁的话后,马超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 
其实他是赞同的。毕竟做几件事儿就一点儿风险都没有呢?所以如今的兵行险招,其实是无奈之举,
 
    虽说己方没有到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,可自己确实算得上是黔驴技穷了,所以如今陆逊的主意。自己看来可以说是对落入水中己方的一根稻草,至于说能不能救命,当然还得看之后。
 
   
 
    没有道理说稻草落入水中,就一定是救命呢,关键还是看具体情况,也可能落入的地方不对,稻草成了致命的了,这都说不定啊。谁说一根稻草就不可能把落入水中的人给彻底压进水中呢,这事儿可不是一点儿都不可能发生的。众人此时也看得出来,其实自己主公
 
对这个藤甲的事儿。肯定是有所意动的,而且还是更偏向于此。不过显然顾虑也不小,所以还得大
 
    家一起讨论,至少最后的成败如何,也算是众人一起的,而不是主公或者某个人的,也就是这样儿。马超听了甘宁的话,他没对此说什么,而是再次问道:“伯瞻,你来说两句。这藤甲之事,到底如何啊?”马岱一听,心说果然啊,自己逃不过去。要是崔安那样儿
 
的。估计自己主公都懒得问他什么,可如今刚问完了甘宁,这又来问自己了,不过自己也跑不了,
 
    这他早就预料到了,所以马岱此时忙说到:“回主公的话。属下也觉得此事,可行!反正如今的情况,说起来我军还不是那么太过占优,所以属下觉得,这个藤甲也许就是让我军占优的利器!当然了,如果被江陵城内的人发现之后,想到了火攻办法,属下认为我军
 
可以
 
   
 
    鸣金收兵,如此能少些伤亡!”众人此时一听,马岱的意思和甘宁也没什么大区别,还是能用当然得用,因为这是个机会,确实。可万一要是让对方察觉,而对方用火攻的话,那么己方是赶紧鸣金收兵,赶紧撤退。如此的话,也许能少伤亡些,这个也许确实能成,
 
是有道理,所以是有人点了点头,显然是赞同的。而马超也一样儿,随即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觉得
 
    呢,到底如何啊?说起来这算得上是我军的机会,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?”听到自己主公如此说了,他们自然也是心里明白,所以此时众人不少都相互对视了一眼,然后是齐声道:“我等附议!谨遵主公之命!”他们的想法,如今就算是兵行险招,那也无所谓了,
 
反正就是成功或者不成功,就这样儿。而己方也不是说,被对方用火攻,就一定躲不过去,所以他
 
    们的想法,还是,干了!这就是“富贵险中求”啊,可不就是“胆小不得将军做”吗,这众人可都是清清楚楚。如果说己方不是无奈的话,肯定不会这么行险,但是如今,没办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到众人是异口同声同意,马超是笑着一抬右手,然后对众人说道:“好!各位与我想法相同,就这么说定了!”之后马超是亲笔给陆逊回了一封信,当然就是告诉让,务必派人把藤甲给押送到荆州,如此云云。然后叫来了还没有离开的那个信使,之后马超是叮嘱
 
了对方几句,对方这才离开。他也知道,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,可以说是非常重要,所以在关键的
 
    时候,哪怕自己性命不要,也不能让这封信落入到敌军手里。毕竟他从江陵回司隶,肯定是要经过孙策还有刘备的地盘的,要不然的话,除非是绕远,才能避开江东军和汉军的地方。但是士卒还是有信心不给他们给发现,毕竟就是专门干这个的,肯定是有无数的办
 
法了。
 
    看到信使的离开,马超是送了口气,对众人再次说道:“如此一来,我军还是休战几日,不知道各位觉得可好?”马超为什么要休战呢,还是因为要等长安的藤甲运送过来,如果不是这个事儿,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休战。毕竟停战一次,可以说对己方士气的影响
 
,那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是不小,所以真是,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,他可不想这样儿。众人是再次齐声应诺,“诺!”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,凉州军是又一次停战。本来霍峻还等着凉州军来进攻,结果是左等他们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最后都到了大半夜了,他也算是彻彻底底知道了
 
,这凉州军是又停战了。说起来这次霍峻还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停战,可确实,他也想过
 
    了,也许马超凉州军又有了什么对付己方的办法?要不然的话,估计也不会这样儿。但是如今这个形势,就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如此而已。他们来什么招,己方就接着,肯定是奉陪到底啊。其实想想也是,不管最后如何,己方无论是接受也好,是不接受也
 
罢,人家凉州军出什么招,己方不都得受着吗。当然了,如果对方真有什么计破城的话,他们可未
 
    必就能成,这个也没错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179641-->
 
 
第七七三章 武将来主动请命
 
    如今的情况,就是这样儿,对于凉州军的停战,虽说霍峻还是希望他们能继续进攻,可怎么说呢,己方这几日也累了,所以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一下,他觉得其实也是不错的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而霍峻最后还没有忘了去州牧府,和自己主公汇报了一下,今日凉州军
 
没有攻城,显然他们是再一次停战了。虽然刘备早知道这些,但是在霍峻禀报的时候,他还是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来。
 
    以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,凉州军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停战的,可没有一次是这样儿。而如果说他们因为之前他们不怎么占优,而对己方有利,那么他么停战,刘备觉得倒是很正常,因为他们要休息,要缓解,要调节一下,这个自己都明白。但是如今的情况,虽
 
说还是己方能守得住江陵,可要真算起来,其实是他们让己方忙得不行,他们能稍微占点儿优势,
 
    就是因为那些从南阳而来的精锐,因此,刘备认为凉州军没有理由因为这个而停战。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,那就是他们在研究什么对付己方的对策,或者要有其他行动了,所以
 
   
 
    他们是再一次停战了,刘备可不认为是马超来迷惑他,因为没有必要!所以刘备他也猜出来了,如今己方所要面对的。就看几乎每次凉州军休战之后,他们都能整出点儿动静来,这次刘备就不相信他们能不整出点儿其他事儿。可确实是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,所
 
以刘备也只能是叮嘱霍峻几句,“仲邈,凉州军再次休战,显然他们应该是又在想对付我军的对策,
 
    如此来看,仲邈这些时日又该更辛苦了!凉州军不来进攻。我军也算是能休息一会儿,但是有些东西,却是不得不防!所以是要辛苦仲邈了!”霍峻一听,他是连忙应诺。“诺!还请主公放心,属下定竭尽全力,不让凉州军有机可乘!”显然刘备是对霍峻满意,所
 
以他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好!有仲邈在。我放心!”刘备是笑呵呵对霍峻说了这么一句,也确实,别
 
    看他每ww.qiushu.cc" target="_blank"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a>因为他知道,只要不能说出来的话不说,那么一切就都没有什么问题了,不是吗。之后霍峻和自
 
    己主公告辞。他离开了州牧府,回到了江陵城头。对如今的霍峻来说,他确实是不想凉州军停战,如果说当他第一次碰到凉州军把如此精锐都派了过来。那个时候,他确实是有那么一时的想法是凉州军要是停战就好了。至少己方不至于如此不是,可如今这好几日过
 
去了,他却是没有了当初的想法。毕竟还是那句话,哪怕霍峻觉得身心疲惫,但是他更清楚。只有
 
    真正那样儿的强敌,才能让己方有更大进步,要不然的话,己方怎么进步更大?所以归根结底,只要江陵城不被破,那么己方说起来还是收益了,会是好处更多。那么既然如此的话,自然是霍峻想要看到的了,而如今的情况,确实不是他想要看到的。所以他不希望
 
凉州军停
 
   
 
    战,回到城头,简单问了一下己方士卒,知道凉州军没什么动静之后,霍峻和平日一样儿,还是叮嘱了士卒几句,最后这才算完。说起来这刘备当主公的,他不可能去叮嘱士卒什么,他就只能去和霍峻说。而霍峻呢,他才能和士卒去说什么,或者更准确说,他只能
 
去说士卒了,不是吗。这当头儿的,自然不敢说官职比他更大的,只能是去说他的手下啊,就这样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