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对于临湘和函谷关的战事马超都从己方探马那得

 
    等众人分宾主落座后,此时孙策才说道:“各位,之前我和公瑾去了罗县。就是为了请这位,也就是‘凤雏’庞统庞士元先生出山相助!如今有了士元先生,想来破临湘,指日可待了!”说着。孙策一指庞统,然后庞统和众人见过,“各位,在下便是荆州襄阳人士
 
,庞统庞士元,以后还望大家不吝指教!”当然了。这都是客气话,不过对此,众人也都是微微点头。
 
    然后孙策便给庞统介绍起了自己手下,当然因为曹仁郭淮他们是客,所以自然还是先介绍的两人,“士元,我给你介绍一番,这位便是兖州军曹仁曹子孝,曹将军!”孙策介绍完,庞统是赶紧对曹仁一拱手,说道:“久仰将军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得见,真是三生
 
有幸!”
 
    不管庞统的话是真假,反正曹仁听了之后,确实是心情不错。毕竟要是一般般的人说出来
 
   
 
    这话,曹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。可庞统是什么人?那是荆襄的名士,也算得上是天下的名人,“凤雏”之名,绝对不小,连自己都听过,所以从他口中说出来捧曹仁的话,确实是让他心情不错。毕竟是礼多人不怪,而且好话有几个人不爱听呢,反正曹仁他是没什么
 
例外的。
 
    所以曹仁这时候心里高兴,可表面上还是没表露出什么来,不过嘴上却是说道:“凤雏先生之名,曹某也是久仰大名,可谓是神交已久啊!”虽然如今的情况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显然庞统是投靠孙策江东军了,但是毕竟兖州军和江东军是盟友,所以曹仁肯定是要
 
和庞统搞好关系的。并且他算是看出来了,也听得出来,之前孙策那意思,好像庞统有破敌之策?
 
    要真是这样儿的话,曹仁就更是不得不重视了,毕竟不管是己方也好,还是他孙策江东军也罢,这在临湘这儿这么久了,都为了什么,还不就是为了早日破了这临湘城吗。所以曹仁自然是对庞统不敢怠慢了,这其人身上可是有破敌之策的啊,他心说,不能怠慢,只
 
能交好!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孙策又介绍了一下郭淮,不过显然他可没曹仁那么大名声,所以庞统自然是不可能说久仰之类的话,不过就是相互见了下礼,就算是认识了。然后孙策笑道:“今日兖州军还有两位将军没在此处,不过等士元见到之后,我再做介绍!”庞统是连忙一笑,“都听
 
主公的!”
 
    “公瑾和子敬就不用我多说了,这位是孙静孙幼台,也是策之叔父!”之后孙策又给庞统介绍了下孙静五人,他们也都是和庞统一一见过,显然都知道了,自己主公去罗县,就是为了说服其人,而如今,是成功了。虽说庞统的名,他们都有耳闻,这个不假,可其人
 
到底是多大本事,值得自己主公放下了临湘的战事,直接就和周瑜去了罗县,这个不得不让有些人
 
    心里疑惑,就比如说孙静、虞翻,他们心里都有些不太那么相信庞统,就是孙翊贺齐,他们也有点儿想法,哪怕前者是非常听自己大兄的话,而后者也算是有些眼光,但是却依旧少不了怀疑。也就是张辽,毕竟其人对周瑜和鲁肃是非常信服,他心里是清清楚楚,能
 
让两人
 
   
 
    都如此重视的人,那绝对是个大才,所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。因为在张辽眼里看来,这能和两人都成为朋友的,基本上也不会差他们多少,并且两人都推崇的人,肯定不会弱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这回就算是彻底认识了,毕竟如今孙策中军大帐内就这么些人,加上他自己和曹仁两人,不算庞统,一共是九个,他们和庞统都是一一见过,就算都认识了。毕竟就是个人名,对庞统来说,一下就记住了,而且谁是谁,根本就没有问题。至于兖州军没来的那两个
 
,庞统倒是把对方的名儿也记住了,一个是兖州军的曹真,另一个是牛金,就是他们两个。
 
    被曹仁给留下,看守大营了。而此时孙策又一次开口道:“各位,实不相瞒,士元先生确实有了破敌之策,所以在此,还请士元先生给我们简单讲一下,到底如何能破得临湘城!”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176387-->
 
 
第七七一章 长安信使至江陵
 
    江陵,对于临湘和函谷关的战事,马超都从己方探马那得知了具体消息。了,一定要好评]虽然他也想过,可如今连江陵的战事他都忙不过来呢,所以也真是,没有更多精力,哪怕是去想想两地的战事,他都头疼。不过他可不是曹操那头风病,而是被如今战事给搞得
 
是焦头烂额了。说起来如今对战事最为忧心的,也许不是马超,但是他肯定要比曹操还有孙策担心,也就是刘备,
 
    他可能要比马超还要担心,不过那个人喜怒不形于色,基本上没几个人真正知道其人的想法。所以说哪怕刘备比马超还要担心如今的战事,心忧自己,可马超绝对也是超过曹操和孙策,至少他是排在第二位的。当然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,所以排在前面,确实不
 
怎么样。
 
    此时自己连南阳的精锐中的精锐都上了,但是情况吗,说起来还是没有自己预想的好。哪怕真正算起来,肯定是比之前强多了,但是就靠着这如今不到三千人就想破了江陵,马超觉得还是很难的,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。当然不可能也不是说就不能变成可能,这个也
 
说不定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就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,马超确实是看不到什么太大的希望,和刘备的汉军就这么在江陵僵持着,他是真不想这样儿,想来刘备他们更不想,可是谁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,也只能是“走一步看一步”了。马超早就觉得自己是黔驴技穷了,估计刘备更是,要不
 
然,何至于此呢。他倒是想马上就破了江陵,此时此刻,但是显然。这事儿是不可能了。而刘备呢,
 
    他更是想直接打退己方,但是如今他们可还做不到,至少己方不主动退却。他们能打得退己方?所以如今也就是这样儿了,当然了,该进攻的,还得是日日去进攻,这个肯定是不能松懈。毕竟如今的情况来看。比之前可强太多了,对马超来说,其实这就算是不错。
 
哪怕和他预想的,还是有点儿差距,但确确实实是进步了,所以他只有想到这儿的时候,他才能稍
 
    微让自己的心情好点儿,毕竟一想到如今的战事,他确实是没有个好心情,但是想到了己方的进步。因为精锐中精锐的到来,算是改变了之前的战局,他自然还能能稍微安慰一下自
 
   
 
    己的,不过马超也知道,这其实有点儿自欺欺人了,也就是这样儿吧。想如今的自己,都得如此来安慰自己,难道就不是悲哀吗?可马超确实也没办法,毕竟连郭嘉都没什么好主意,就更别说是自己了。攻城能用的就那么多。可哪个也用不了,而且城内的徐庶他们
 
也不是吃素的,所以如今就只能是这么日日强攻,别无他法。想想也是。如果说有那么多办法都能破
 
    城的话,那么也不用去强攻了,毕竟兵法也都说了,那攻城是下下策啊,马超还能不懂。可能用在其他城池上面的,却是用不到这如今的江陵城。而且还是这么个天下坚城,所以马超和凉州军众将,可都是无奈啊。他也不是没想过,等如今这三千多人也都没了的话
 
,被汉军给耗尽,那么估计自己还得恢复到从前那样儿,没有了精锐中的精锐攻城,还是人家占优。
 
    想着明日还得让大军继续攻城,马超也就不再多想了,还是早点儿休息吧,哪怕在有战事的时候,休息也不是那么好,但是他也都习惯了,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也不知道刘备是不是也像自己这样儿,或者比自己还睡不好呢?也许能比自己强点儿吧,也说不定,马
 
超心说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大早,马超就起来了,基本上这都是从来没改变过的,马超很少有起来很晚的时候,除非是特殊情况,或者是陪着糜贞的时候,他才算是起来晚些。不过这个时候,显然不可能是那样儿,毕竟这军中的大小事务,确实是需要马超去处理。哪怕他不会亲自去带兵攻
 
城,可不管大营内什么事儿,手下都会汇报给自己主公,马超都是亲自过问的,这从来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而且马超从来都是每日都不会落下的就是练武,哪怕他基本都不和人单挑了,但是他的马上枪法和步下的刀法却还没落下,马超虽说是没有什么进步,可却也没有退步。说实话这个工夫确实是不进则退,也就是马超从来都没有落下过,所以如今还没有退步。要不然
 
的话,确实是要悬了,毕竟这马超早已不和人单挑了,最多带兵杀进城池,象征性地杀死些敌军,
 
    也就是如此而已。至于说别的时候,哪怕是大军冲杀,也是有多少亲卫护着马超,基本上马超出手的时候,确实是非常少了。毕竟谁不想在自己主公面前表现呢,如今凉州军势力这
 
   
 
    么大,可不是马超最开始不过就是个敦煌太守的时候了,如今的凉州军,势力也就比兖州军差那么一点儿,而实力,更可以说是天下第一,所以,是今非昔比啊。这也是马超一步步,才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。说起来哪怕他是有金手指不错,可确实,也并非是那么特
 
别容易的。
 
    马超让人请众人来自己大帐,和自己一起吃朝食。当然他也不是每日都这样儿,但却也算是经常吧。不过毕竟每个人起来的时辰都不是一模一样,所以有人吃过了,就是可来可不来,不过基本上没有什么事儿的,就算是吃过了,该过来也是要过来的。毕竟在自己大
 
帐中。说实话,确实是没有什么意思。不过在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中,和大家一起聊聊,还算是不错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马超的中军大帐中。所有人都在这儿,不管是吃过朝食,还是没吃过的,一个都没落下,都在座。不过有人是在吃着东西。有人在聊天,就是这么一个状态。别看众人的心情都谈不上如何好,但是在这个时候,确实也没有人表露太多,毕竟该什么时候就要
 
做什么
    从其他的路绕道,就算去进攻其他的地方去长安,那也不可能两三日就到长安,确实没有那么快,除非是早就如此了,不过众人觉得这事儿不是那么太可能。但是他们却都关注着自己主公,都看向了他。果然,马超也是心里疑惑,但是到底是什么情况,只要看了信
 
也就知道了。所以是说道:“快。让人进来!”“诺!”这么重要的事儿,士卒自然是不敢怠慢,所以
 
    马上便下去了。没一会儿从长安来的送信之人便到了,不过就是凉州军的一个士卒而已,马超结果信,展开这么一看。他这才算是轻松了,不是什么不好的消息,真是吓自己一跳。所以他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不是什么不好的消息,不如大家依次传看一遍,说说想
 
法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众人这么一听,他们也才算是放心,毕竟自己主公说没事儿,那么就真没什么事儿了。但是如今让自己这些人看信,显然是还有其他的问题啊。所以从郭嘉开始,除了不认字的之外,其他人可都依次传开了,当众人都看过一遍后,一时间在大帐内是没有了什么动
 
静。至于说送信的凉州军士卒,马超则让人带他下去了,自然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,也有吃喝,休
 
    息好了,再离开回长安,而那就不是马超所去关心关注的了。如今他所关心的,就是信中的内容,那意思,到底要不要按照心中去实施呢,毕竟这个事儿,也不是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。话说这信,就是从长安送来的,一点儿没错,而且还是马超特意留在长安的陆
 
逊,亲笔给他的一封信。对于陆逊的字体,还有言语的语气,马超是很清楚,那确实就是陆逊的字。
 
    而且看那主意,倒是也确实挺像他,至于马超还拿出来要和众人商讨一下,显然是他认为不会是所有人都能同意陆逊的想法,毕竟这风险,还是有,而且可并不算小。因此最后到底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