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不过对于己方士卒的大意他还是不怎么高兴就是

  什么的,不也更是发现不了吗,所以孙策也没什么可高兴的。显然周瑜和庞统看出自己主公为何如此了,毕竟两人的眼力,这些东西还是能看得出来的。此时他们已经早出了罗县的城‘门’,三人正策马奔驰在罗县通往临湘的官道上。而周瑜和庞统两人对视了一眼
 
,然后彼此都点了点头,那意思还是你说吧。最后庞统因为是新来的,所以还是周瑜他开了口。
 
    虽然他也认为,庞统虽说是新人,但就因为他是刚加入进江东军的,所以自己主公肯定会给他面子。不过庞统虽然也有这样儿的想法,但是周瑜作为元老人物,他认为对方在这个时候是当仁不让站出来,而不是讲什么新人旧人,还是什么面子的问题。不过周瑜倒是
 
给庞统面子,要是换成除了鲁肃之外其他人的话,周瑜肯定要用眼神去给对方施加压力,那意思让
 
    你去你就去,还扯什么啊。而凭其人江东军元老的身份和孙策对其的器重,基本上没有谁会违逆了周瑜。当然了,不可能所有人都会给他面子,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在江东军
 
   
 
    中,哪怕周瑜是,他有本事,还受到自己主公的重用,可却不是谁都给他面子的,就比如说张昭张子布,他就‘挺’看不上周瑜的。不过张昭确实是,人家也受到孙策的器重,毕竟那话
 
    “倘内事不决,可问张昭;外事不决,可问周瑜”,演义中这话绝对不是孙策随便说的。毕竟都快要咽气了,他对自己弟弟孙权最后的遗言,就是告诉他怎么做决断。在用人上面,孙
 
    策绝对没觉得自己比孙权厉害,那没有,所以他还是放心这个。但是在决断上,内事不决。就去问张昭,张昭是第一人,这个一点儿都没错,其人有大才。对于政事,绝对是‘门’清儿。而对于军事方面的,就得靠着周瑜了,这就是孙策所认为的,当然也确实是没
 
错。在江东军中。内外第一人,就是张昭和周瑜,没别人。所以说张昭在江东军的地位,确实没说的。也
 
    因为这样儿,他可以看不上周瑜,也敢表‘露’出来什么。而周瑜呢,自然也不会和他计较,毕竟说起来张昭这个人,本事肯定没说的,但是就是有点儿小‘毛’病。不过都那么个年纪了,
 
   
 
    他肯定不会和其人计较就是了,周瑜可真不是一个心‘胸’狭隘的人,反而其人是心‘胸’很宽广的。而他对张昭的了解,知道其人的忠诚,也知道其人对江东军的贡献,而且确实是任劳任怨,那么既然是这样儿,他也真是不可能和其人去计较什么。在周瑜看来,
 
大面儿上过得去。那就可以了,至于其人和自己的关系不好,那真算不得什么,周瑜也清楚。自己不可能和
 
    所有人关系都好,所以就有那么两三个,其实就足够了,比如说鲁肃,那就是自己的好友。所以对这个,周瑜确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。只要都是为了自己主公,为了己方江东军着想,那么就够了。至于其他的,都不是什么最重要的。而此时周瑜则对自己主公说
 
道:“主公如此表情,是因为我军在罗县的士卒?”明知道是这样儿,可周瑜还是问了一句,让孙策
 
    确定一下也好。孙策一听周瑜所问,便点了点头,“公瑾所言不错,唉,我军士卒确实是让我失望!”后面的话,孙策也不用多说,他也知道周瑜肯定明白,这自己和周瑜他们都发现不了,那么敌军细作估计就更完了,这话自己都不好意思说,但是周瑜庞统他们都
 
懂。
 
   
 
    周瑜认识孙策那么多年,更是在其手下做事那么久,所以他还能不了解孙策?就像孙策也很了解他一样儿,所以他是很清楚自己主公之后没说的话,也算是他隐藏着的意思。其实就说庞统他都明白,就别说是自己了。所以周瑜笑道:“其实主公之顾虑,瑜都明白,
 
可我军士卒虽然是有些放松,有些懈怠,这个没错,但是话说兖州军探马号称天下第一,可却也没
 
    有发现主公与瑜的行踪,所以这连兖州军都未做到之事,我军士卒没做到,瑜以为,也未可厚非吧!”周瑜那意思就是说,连兖州军号称天下第一的探马,他们都没有发现主公和我,那么我军士卒没发现,这其实不很正常吗。毕竟哪怕也许嘴上不会直接就承认,但
 
是心里显然,自己主公也认为,还是兖州军的探马是最强的,这也是所有人公认的了。因此周瑜是拿
 
    出了这个来劝说自己主公,而他心里所想则是,别说是己方了,就算是凉州军,其实这时候也这样儿。不过周瑜却没这么说,反正拿出来兖州军来对比,就算是可以了,也用不到所
 
   
 
    有的都拉出来。而孙策一听周瑜所言,他一想,好像也是。不过对于己方士卒的大意,他还是不怎么高兴就是了,毕竟兖州军探马是强,可孙策还是没想要和他们去比。而自己江东军士卒的表现,确实是让他不满意了。如果说己方都这样儿的话,那么谈何去战胜凉
 
州军?
 
    不过周瑜的话,确实也不是说一点儿作用都没有,孙策也知道,其实这个时候想多少都没用,还是先拿下临湘,再说其他的吧。对于临湘城,他确实,是期盼已久了,说是盼星星盼月亮,也真是这样儿。尤其这个时候有了庞统的加入,他确实,更是信心十足,誓有
 
一种不拿下临湘誓不罢休的意思。而这个时候庞统也刚巧说了一句,“主公,这临湘的情况,还有
 
    劳主公先大致讲一下!”庞统这绝对是转移注意力,刚才又周瑜劝说了一句,而庞统这个时候却不想多说,所以就只能是转移一下自己主公的注意力了。结果果然是好使,孙策这时
 
   
 
    候正好是听到庞统所说,因此,他就没管罗县这边儿的事儿,不再多想,而去对庞统简单说了一下临湘大营的情况,当然兖州军的情况他也说了,还有凉州军,甚至之前的战事,都简单给庞统讲了一下。他也知道,庞统肯定是要了解这些的,而之前,孙策和周瑜也
 
没有机会给他讲这么多。更多的时候,都是听庞统讲,所以孙策一想起这个,想到在如此情况之下
 
    庞统还能根据己方的情况,制定出计策来,确实是不一般。至少可以说其人确确实实是有真才实学的,也许不一定就能安天下,但却绝对是天下顶级谋士之一,而如今自己帐下,可不就正缺少这样儿的人才吗。所以孙策这个时候想到这儿,他心情倒是不错,之前因
 
为那个罗县守城士卒的事儿给他整的心情不怎么样儿,到了如今算是基本上烟消云散了,毕竟不想
 
    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,而这也正是周瑜和庞统想要看到的,所以见此情形,两人是又一次对视了一眼。<!--36550+dsuaahhh+34471013-->
 
 
第七七〇章 孙周庞回返临湘(续)
 
    而此时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放心,确实,不管是周瑜还是庞统,此时他们对自己主公,这才算是放心多了。<strong>求书网Http://wWw.qiushu.cc/</strong>毕竟也许庞统不是那么特别了解,但是周瑜还能看不出来吗。更何况庞统虽然不像周瑜那么了解
 
孙策,但是怎么说呢,他毕竟是顶级谋士,所以自然是能看出来一些东西,这个没错。因此,两人也是加快了速度,让跨下战马提高了一些速度。
 
    之前他们速度没有孙策快,当然现在也没有,毕竟孙策是主公,他自然是在最前,而后面是周瑜和庞统。不过这个时候两人加速,三人几乎就是并排了,但还是孙策在中间在最前面。而周瑜和庞统则在一左一右,稍微落后于自己主公。就这样儿,三人是快马加鞭,
 
回到了临湘。而在临湘,这都已经过去几日了,毕竟孙策和周瑜虽然在罗县没耽误多久,可是这一去
 
    一回,确实就是在路上耽搁的时日最多,当然这还是他们都是快马加鞭,马不停蹄赶回来,要不是如此的话,那么肯定要更多时日,这是必然。不过如今还好,没耽误多久,孙策对此
 
   
 
    是满意的。江东军大营,鲁肃他们早就知道了自己主公回来了,毕竟他们的探马也不是吃素的。不过他可没通知兖州军曹仁他们,并且鲁肃也清楚,这曹仁估计比己方还要早知道自己主公回来的消息,毕竟兖州军的探马……而鲁肃还有什么顾虑呢,就是之前没告诉
 
曹仁自己主公离开了,这个时候自己主公回来的时候,再告诉他,那不是明摆着要让他和自己众人
 
    一起去迎接自己主公吗,这事儿确实不怎么好,至少己方不会在自己主公回来的时候就去告诉曹仁。这个事儿肯定不成。如果说他曹仁愿意的话,他肯定会主动去迎接自己主公。他不愿意,那也不用来了,也没人回去挑他什么理。这是必然。所以鲁肃他们也没派人
 
通知曹仁,这事儿不能干。当然了,曹仁确实是早知道了,而他也确实是准备去迎接一下,毕竟他
 
    不知道孙策到底是做了什么。所以也许自己这时候去,可能就会知道,这事儿也不是说不可能,因此,他在大营留下了曹真和牛金,他带着郭淮和几十护卫,就直接出了兖州军大营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绝对是带兵在鲁肃他们之前离开的兖州军大营,但是之后没多久,他们还是让鲁肃给追了上来。毕竟江东军的探马也不是吃素的,所以当发现曹仁在前面的时候。<strong>在线阅读天火大道Http://wWw.qiushu.cc/</strong>鲁肃已经是带着江东军众将过来了。
道,鲁肃这其实就算是不错了,要是换成一个牙尖嘴利的谋士。那么自己就等着吃亏吧。可鲁肃呢,至少在言语上,他很少喜欢和人去争辩争论太多,这个也和他的性格有关。本来鲁肃这人也不是那么脾气不好的人,反而性格还算
 
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要不怎么表面看起来,鲁肃就是个老实人,这么一个文士,可实际上呢,除了脾气倒是不错之外,他可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老实人,这个了解他的可都知道。而此时曹仁也不想和鲁肃多说了,这之前对方和自己说了两句,自己和他也说了两句,这就算是不错
 
了。多了没有,还是赶紧见到孙策更重要,自己倒是真想看看,他孙伯符到底去哪儿了,也许能发
 
    现些端倪也不一定。于是没多久,他们便和孙策相遇了,孙策看到所有人都来了,连曹仁也不例外,当然曹真和牛金就不算了。孙策对众人一笑,然后便招呼众人一起回营。这个时候他也没来得及介绍庞统,毕竟在孙策看来,还是在大营,在大帐内郑重介绍庞统,
 
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。至于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注意到了孙策身边儿的文士,可除了鲁肃之外,
 
    其他人可都不认识庞统,所以就鲁肃过去打了个招呼,“士元,别来无恙啊?”庞统一见鲁肃,他就是一笑,“原来是子敬兄!劳子敬兄挂牵,统一切都好!”鲁肃闻言是微微点头,
 
   
 
    而他也知道,自己主公这时候也没介绍庞统,那么显然是要等到最后回大帐再说。不过看如今这样儿,曹仁他们也准备和己方一起回去,当然了,自己主公也不会阻拦他们,毕竟兖州军和江东军都是盟友,而在江东军大营,曹仁他们就是客人,所以孙策不可能把客
 
人往外推。至于说庞统的事儿,在孙策看来,曹仁早晚也得知道,所以这个时候早知道点儿,也许
 
    对双方还都好呢,毕竟之后要用庞统的注意去对付临湘,所以肯定也得征得曹仁的同意。要不就只能是己方去进攻了。所以孙策还能不清楚吗,让曹仁早知道这事儿,肯定比晚知道要好。毕竟之前自己的离开,可是连说都没说。所以他明白,曹仁心里怨气肯定不小
 
,认为自己不给他们兖州军面子,所以孙策也知道,不好给对方逼迫太厉害。要不然的话,对同盟
 
    不利。毕竟之前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,但是这个时候,自然还是让对方知道好,而且也确实不好把曹仁往外推,那实在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对方,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代表兖州军,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在临湘,就可以说是代表了曹孟德。所以有些面子,还是要给的。就这样儿,孙策在最前,然后是曹仁、周瑜、鲁肃、郭淮等人,一起回到了江东军大营。而知道孙策有话要说,所以曹仁是一点儿也没和江东军客气,直接就跟着孙策进了江东军大营,最后进了
 
中军大帐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